what I write in Chinese

小说 |小说界:雨打荷叶尖

小说 |上海文学:我每周给你做回锅肉

小说 | 文学港:建设北路32号B栋

小说 | One:晓晓书屋

主播 | 【自由潜水】房子是要养的,人生是要整理的

主播 | 定位诺奖得主古尔纳:何处是故乡?何处是《天堂》? | 胡笑然&袁明清

主播 | 在非洲,和大猫一起生活

主播 | 【自由潜水】我们的哈利·波特阅读史

主播 | 从费兰特出发:意大利现当代文学面面观 | 陈英&彭伦

主播 | 东京奥运文学指北 | 林晓筱&滑轮

主播 | 百年前的“图书海淘攻略”:从上海的芥川龙之介聊起 | 苏枕书&郑诗‪亮‬

主播 | 坂元裕二特辑:爱情作为生活的症候 | 库索&苏‪方

主播 | 【自由潜水】世界仍然是个谜,但不妨碍我乐在其中 | 方商羊&陈芳代

主播 | 袍哥、盐商和火边子牛肉,来听四川作家摆龙门阵!| 李静睿&周恺

主播 | 双语写作者:在语言的异乡里,带着口音讲故事 | 颜歌&钱佳楠

主播 | 追星小说:如何呈现“造梦运动”里的新型情感? | 郭爽&堂本栞

主播 | 【自由潜水】不是我们在挑选书,是书在挑选我们

主播 | 2020年诺奖得主露易丝·格丽克的“内心时间” | 方商羊&李骄阳

主播 | 张爱玲在美国:时代、故乡和心灵的“流亡者” | 春树&陈芳代

专访|普利策奖得主珍妮弗·伊根:晚上做梦时人人都是小说家

专访 | 墨西哥作家路易塞利:我喜欢把小说想成连接人脑的一种组织

专访|伍绮诗:亚裔作家不只有移民故事可讲,有很多故事可写

专访|迈克尔·夏邦:《月光狂想曲》是披着家族史外衣的小说

专访|阿兰达蒂·洛伊:好的文学沾很多血

专访|帕慕克:写小说是为看待这个世界,去理解和我不同的人

专访《地下铁道》作者:有用的妄想,有时要好过无用的真相

专访 | 这个不称职的出租车司机第一部小说就叫《德·尼罗的游戏》

专访|帕慕克:小说本是政治

专访 | “纸托邦”异花传粉,将中国文学译介给英语读者

散文 | 上海文学:雪泥鸿爪

书评 | 新京报书评周刊:狄迪恩密码

书评 | 萨莉·鲁尼《正常人》:我们准备好做正常人了吗?

书评 | 小说界:萨利·鲁尼是如何炼成的

书评 | 《聊天记录》:萨莉,无法撤销

书评 | 福克纳怎样把短篇变成长篇

书评 | 颜歌:用“有四川地区说话特色的中国话”写小说

影评 | 洋装还是和服,这依然是个问题

报道 | 这张去中心化动态“超级地图”,让你在昨日和今日之间穿梭

报道 | 全世界都在寻找这位隐身的作家——埃伦娜·费兰特